紫癜,本病,部位,葡萄,心法

提問: 求答 問題補充: 手背上無緣無故的長出個 小青疤出來,很久都沒散,是不是有什么病 医师解答: 可能是你的手無意磕碰后,手背皮下靜脈破裂,而引起的局部瘀血,也可能是‘單純性紫癜’。單純性紫癜 單純性紫癜(PurPura SimPlex)是指無其他病癥,自發地在皮膚、尤其在兩下肢反復出現紫癜,不經治療可以自行消退的一種出血性疾病。本病的病因及發病機制尚不十分清楚。可能是一種毛細血管壁異常所引起的。其束臂試驗陽性,其他止血功能均正常。內臟和其他部位不發生出血。本病常在一個家庭內出現多例。主要見于女性,男性少見。因為本病有性別傾向性,并主要在月經期前出現,可能與內分泌有關。另外,也有人提出部分患者的血小板功能異常,也是導致本病的機制之一。   本病以出血癥狀,特別是皮膚出血斑及出血點為主,故其屬于“紫斑”的范圍。在《內經》這一醫籍中對血的生理和病理有較深刻的認識,如《素問·痹論》說:“營者,水谷之精氣也,和調于五臟,灑陳于六腑,乃能人于脈也,故循脈上下,貫五臟六腑也”。其中的“營”,指的就是“血液”。《醫宗金鑒·失血總括》中指出:“皮膚出血曰肌衄”。對于本病的發病機制,《外科正宗·葡萄疫》說:“感受四時不正之氣,郁于皮膚不散,結成大小青紫斑點,色若葡萄……”。朱丹溪認為發斑主要由熱盛所致,《丹溪手鏡·發斑》說:“發斑,熱熾也”。至于發病部位,《醫宗金鑒·外科心法·葡萄疫》中對發病部位有了明確的認識:“發于遍身,惟腿脛居多”。 歷代醫家治療“血證”各有所長,而以明代《景岳全書》敘述得較完整,張景岳指出:“血虛微熱者,宜涼補之”;“血有因于氣虛者,宜補其氣”;“血有動亂不寧者,官清之和之”。唐容《血證論》中提出治血四大步驟,指出:“惟以止血為第一要法。血止之后,其離經而未吐出者是為瘀血,……故以消瘀為第二法。止吐、消瘀以后,又恐血再潮動,則需用藥安之,故以寧血為第三法。邪之所湊,其正必虛。去血既多,陰無有不虛,故又以補虛為收功之法。四者,乃通治血證之大綱”。至宋代時,以《太平圣惠方》為代表,已經有了許多以清熱解毒、涼血消斑為主要治則的方劑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erohor 的頭像
herohor

herohor

heroh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